《乡村满艳》

我拿开她手,回头亲了下她的粉颊。未留下只言片语就溜掉了。回房,杏香已经睡着了。我大呼幸运,让

  她发现我已经泄了火,不知道她会怎么跟我闹腾。

  早上春桃很早就敲我门了。我警惕的站在门口说:“嫂子,什么事啊?”

  春桃说:“起床啊,不是跟你说了吗,今天去地里种玉米的。”

  我穿衣出来,看见春杏在洗脸。她看见我微微一笑,把拧好的热毛巾递给了我。

  我洗过了,还给她时说:“我去隔壁还车,你干万别让嫂子进我屋啊。”

  春杏讲条件的说:“那你今晚去不去我屋?”

  我点头应付,她也高兴的答应了我的要求。我回房叫醒杏香,让她等我们上地里以后,再起床吃饭。干万不能乱跑。

  杏香不舍的说:“那你早点回来哦,我一个人在家无聊。”

  “乖。”我捧着她脸,亲了亲。

  推着自行车到陶家,玉兰正从屋里出来,迎风摆柳的走姿,让我觉得这个早晨特别提神。她长发挽在脑后,穿着黑色的套装,小罩在单薄的内,衣里露出了边痕,配套的裤子却有些紧身了,在包裹出她的小圆呻,显现出美腿流线的同时,稍加注意,就会从前面看到她的大腿根部也被勒出了内涵,那里面好像装着一只微微张嘴的贝壳似的。我不由得心想,坐在她对面的如果是男牌友,如果稍微留心的话,可就有眼福了。

  我打招呼说:“婶儿,这是要出门去啊?”

  玉兰说:“今天不是去打牌,我去镇上做个头发。”

  “走着去吗?”我追上去:“我汽车送你吧。”

  玉兰摆摆手说:“不用啦,还有好几个人要去呢,我们一起坐三顺的拖拉机去。”

  我送她走出家门,看着她走远了才折身进屋。不巧李月红站在院子里盯着我。

  我陪着笑脸走过去:“月红姐,一天没见,我可想死你了。”

  李月红打开我手:“少来这套,依我看你以后别跟着我们管玉兰叫婶子了,叫她玉兰姐吧,不然以后弄上床了你都不好意思。”

  我认真的说:“你别胡说啊,我可没想打她主意。”

  李月红拉着我进屋:“你骗得了别人,还能骗得了我啊。每次你的眼珠子都是在她身上转来转去的,都快掉地上了。”她拉我在床上坐下,自己则坐在我身上,继续说:“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啊,婶儿都三十多岁了,还是那么的漂亮,看上去我都觉得诱人。我和她比起来,一个像青果子,一个则像熟了的果子。你说哪个诱人。”

  “当然是熟了的。”我说,手难得的放在她身上没有上下乱摸。

  李月红说:“我给你说啊,婶儿天天在外面打牌,长的漂亮,不知道多少男人惦记着呢,说不定就会有不怕死的男人敢上她的床。你这个最该上她床的青龙,却没有上成。我都替你觉得遗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