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艳妇》

o71铁心兰受伤?o71铁心兰受伤?

含泪望着车子驶出了校园,陆云心头百感jiao集,一个多月来和周全在一起的情景,一一在脑海中闪过,胜过亲兄弟的哥俩,打过闹过也翻脸过,然而,任谁都没有想到,两人的离别却是在这样的境况下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www.carter4ds.com】

其实,从李火山把他从派出所里nòng出来,陆云已经感觉到了周全的不同,车上的对话,阿辉口中的全少,使陆云更加确切的明白了,周全之所以来到这鸟不拉屎jī不踩的乡下农村,,还不如说是来避难的,风头一过,他自然要回到原本属于他的天地,只是时间长短而已。

炎炎夏日,就算上午阳光依旧毒辣的让人难以忍受,直到汗水流进眼中刺痛难忍,陆云才róu了róu双眼,返回食堂。

要走的永远留不住,人生中不知要经历多少这样惨烈的事情,无论怎样,只要活着人生的路就要一直走下去,直到化为白骨,湮灭于天地间的那一刻,所有美好的惨痛的记忆或经历,才会伴随着袅袅青烟消失殆尽。



泪可以流,却不能无休无止,那不是一个爷们所应该有的作风。

陆云大叫一声,用手理的两万块钱,狠狠的砸了几下自己的脑袋瓜子,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仿佛换了个人似的龙行虎步般走进了食堂。

张义的伤口经过柳芸的简单处理已经没有什么大碍,陆云进了屋,一言不的把手中的两万块钱放在了柳芸和张义面前。

“陆云,这钱是哪儿来的?”柳芸看着崭新的钞票,惊呼问道。

陆云默然道:“就是刚才打伤张哥的那两个人给的。”

柳芸有片刻的沉默,随后起身从chou屉里拿出一个打火机,把两沓钞票拿起而后散落在一处,啪的一声打火机上蹿起了呼啦啦的火苗,只见柳芸冷冷一笑,打火机吞吐着火舌点燃了散落在地的钞票。

“嫂子,焚烧人民币可是犯法的啊。”

陆云一阵ròu疼,这他娘的可是钱,好多好多的钱啊!

柳芸抬起头,凄楚一笑:“烧的是钱,对得起的是自己的良心。”

陆云挠了挠头,半天都没想明白柳芸这话中的含义,见铁心兰和张义都不阻止,陆云也只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。

烟熏雾绕,加上难闻的气味,柳芸被呛的大咳起来,咳着咳着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当着铁心兰和张义的面,陆云自然不好上前去劝,张义那黑熊伤的不轻只能躺在g上宽慰着伤心yù绝的媳fù,铁心兰却幽幽叹了口气,蹲下身子,轻抚着柳芸的肩头,劝慰道:“小芸,事情已经过去了,一会我和你把外面收拾一下吧,中午还要继续做饭给学生们吃呢,既然你和张义接手了这一摊子,就要履行好自己的职责。”

柳芸擦了擦眼泪,冲铁心兰笑了笑,起身来到g前对张义柔声说道:“你好好歇着,我去把外边收拾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