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艳妇》

o9酒醉后的疯狂

“小云,你知不知道,我和你柱子叔结婚只有三天,只有三天,他就离我而去了啊,你明白一个曾经年轻的nv人失去丈夫的痛苦么?你明白吗?明白吗?”

陆云无语,唯有沉默。【无弹窗小说网www.carter4ds.com】

虽说柱子叔是为了图方便搭了陆丰老爹的拖拉机,但是毕竟是陆丰老爹cào作不当,致使生了惨痛的事故,不仅村里多了几个年轻的寡fù,陆云这个被买来的孩子,更是变得连后爹后妈都没有了,从此无依无靠,被村里的孩子恣意欺辱,致使他养成了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,惹我一丁点nòng死你全家的脾x陆;ng。

人都说酒后吐真言,刘寡fù在这一刻仿佛把压抑了十几年的委屈,当着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的面,全部爆了出来。

哭闹了半天,刘寡fù终于累了,喝完最后一杯酒,一瓶高度白酒彻底地底朝了天。

陆云大着舌头,安慰道:“婶,你就别伤心了,你一个nv人家要养活自己也不容易。我还不是被村里人骂做是天煞孤星么,说我克死了陆丰老爹和老娘,三岁大的孩子都知道我是买来的野种。”

“要怪的话,也只能怪咱们这狗屁地方的风俗,你嫁给柱子叔那会也就二十岁左右吧。柱子叔走了,为啥要容让你守寡到老?男人死了后,nv人不得再嫁的狗屁规矩,是哪一个龟儿子定出来的,cào!”

陆云双眼火红,语气中充满着无尽的怒火。

“小云,你……你别说了,只怪婶命苦。”刘寡fù听到陆云的话,心里似乎有无数的委屈,伸手晃了晃酒瓶,见没酒了,嘴里自顾念叨着什么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就要去拿酒,接着喝。

“婶,你去干嘛?你不能再喝了。”陆云急忙拦住她,喵了个咪的,再喝下去就要酒jīng中毒进医院了。

刘寡fù不依,刚刚止住的泪水再次汹涌而出:“你管我干嘛,我不要你管,要不是你老爹陆丰,我怎么会年纪轻轻就做了寡fù,呜呜……”

在酒jīng的刺jī下,刘寡fù妖娆妩媚的面庞,越红yànyù滴,晶莹的泪水滑落,楚楚动人,惹人怜爱。

陆云拦腰将她抱住,温香满怀,陆云却没有丝毫的邪念,有的只是对刘寡fù深深的愧疚和歉意,毕竟柱子叔的死陆丰老爹如何也是脱不了干系的。

醉酒后的刘寡fù手劲大的出奇,几乎掰开陆云搂着她纤腰的手指。

“婶,你别闹了,很晚了,你睡会行不。”陆云没有办法,只能一边哄着一边把刘寡fù扶到g上躺下。

唉!

光听说过男人耍酒疯,这nv人耍起酒疯来,也毫不逊sè啊。

陆云倒了杯水让她喝下,坐在她身边怔怔地出神,今晚上看来只能打地铺了,擦,早知道这样就不让她喝酒了。

“疼,我头疼的厉害……”刘寡fù皱着弯眉,痛苦的呻yín道。